<address id="1jpl7"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1jpl7"></sub><sub id="1jpl7"></sub>
    <sub id="1jpl7"></sub>

    <form id="1jpl7"></form>

    <sub id="1jpl7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1jpl7"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1jpl7"></sub>
          歡迎來到深圳市英聚恒科技有限公司官網! 中文版添加收藏網站地圖
          跟蹤、追溯、控制與檢測

          提供最先進全自動檢標機、在線條碼識別、視覺檢測、

          工業測距定位傳感器等工業工廠自動控制應用解決方案

          0755-2797 1319

          0755-2797 1429

          行業新聞
          資訊中心INFORMATION CENTER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行業新聞
          搜 索
          熱門搜索:
          資訊中心
          產品中心
          條碼檢測儀
          條碼閱讀器
          條碼打印機
          數據采集器
          條碼標簽及碳帶
          其他產品
          資訊中心
          手機已成合格的移動閱讀器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1-09-23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今在手機上可以讀的東西,可不僅僅是段子、手機報和幾個網頁,很多手機已經成了合格的移動閱讀器。所以,不要小瞧地鐵上在你對面使勁摁手機的人,這很可能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讀書人。盡管很多仍然買得起大房子的人還會把其中一間裝修成書房模樣,但正襟危坐在書桌前讀書的人恐怕就是鳳毛麟角了。正經讀書和讀正經書的累,不是咱們這代人才開始感覺到的。早在北宋年間,文壇大腕歐陽修閱讀寫作的主要陣地就已經是“三上”――馬上、枕上、廁上了。對現代人而言,冗長壓抑的交通工具中、焦慮四起的失眠夜里、可以暫避人群的馬桶上,也正適合手機這樣的電子移動閱讀設備顯露身手。當代的文人雅客,在“三上”用手機閱讀、發微博,成了再尋常不過的事情。當然,電子移動閱讀如此普及,不能說明中國滿地都是讀書種子或文學青年,其真正的原因,或許還在于閱讀可以化解人們的“滿懷惆悵”,如果沒有東西可讀,他們就只好“滿懷惆悵地望向窗外”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波斯特曼在《娛樂至死》中,借兩部反烏托邦經典――喬治?奧威爾的《1984》和赫胥黎的《美麗新世界》談論了圖書面臨的兩種厄運。奧威爾擔心的是外在的強力限制圖書傳播的自由;而赫胥黎憂慮的則是,文化淪為娛樂,人們根本失去對讀書和思考的興趣。波斯特曼寫這本書的時候還是上世紀的80年代,美國總統還是演員出身的里根,我們今天的處境和他自然有著微妙的區別:奧威爾和赫胥黎的兩種焦慮在我們的時代奇妙地混合著,電視和網絡這兩種媒體的主宰在我們生活中奇妙地糾纏著。電視是圖像和聲音的媒體,讓人處于被動接受的半催眠狀態。在電視的主宰下,文字被邊緣化成了可有可無的字幕。這使得電視幾乎成了圖書的殺手,電視與閱讀似乎是勢不兩立的。值得慶幸的是,電腦和網絡的發達似乎使文字閱讀獲得了某種復興,因為電腦和網絡畢竟是以文字符號為基礎的,而且使用者的主動性要比電視觀眾大得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數字化閱讀改變紙質書命運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然而,文字閱讀的復興并不意味著傳統圖書的機遇,正相反,閱讀的數字化正在改變紙質圖書的命運。盡管在很多人心目中,數字出版不過是傳統出版的補充和邊緣地帶,但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,數字出版正是出版業的未來主流形態。近幾年來,以書為載體的傳統閱讀,其沒落趨勢如此明顯,杰夫?貝佐斯在一次訪談中說,紙質圖書的命運如同馬,雖然不會消失,但被新的載體取代是不可避免的。2009年的圣誕節,亞馬遜宣布電子書銷量首次超過紙質書。差不多與此同時,媒體開始聚焦于谷歌圖書館事件。一年之后,百度文庫的侵權糾紛又把電子書的問題推到了風口浪尖。這一時期,在產品開發層面,蘋果推出了ipad,亞馬遜的kindle和漢王的電紙書等數字閱讀終端紛紛降價抵抗。在2010年,上海虹口小學開始試點使用“電子書包”,9月19日來自上海的一則新聞透露,國家已經著手制定電子書包和電子課本的標準。這些事件似乎都在宣告,不管你信還是不信,反正電子書的時代到來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在9月17日接受鳳凰衛視采訪時說:“中國的書做的是非常漂亮的,印刷質量、裝潢設計,我們是世界上最美的書,但是就是內容影響世界的能力還不夠。”這一判斷聽上去有喜有憂,但實際上情況似乎更糟,因為印刷質量和裝潢設計是傳統紙質書的形式要素,而對電子書而言是沒有太大價值的。傳統出版業很可能會萎縮成一個精美高檔的圖書裝潢業,專門供給有收藏需求和對紙質讀本有特殊偏好的人。電子書的核心價值在于內容,形式要素被閱讀終端的技術問題所取代。擺脫紙質形態之后的出版業,將不再困擾于選紙、印刷、裝潢、物流等環節,而成為更純粹的內容產業。對于一個內容產業而言,還有比內容困乏貧薄更令人滿懷惆悵的嗎?盡管在網上可以找到大量可以免費下載的電子書,但重復平庸的內容又讓人覺得無書可讀。惆悵的,不光是讀者,更包括創作者和業內的經營者們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誰是移動閱讀終端大贏家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另一種惆悵,來自于國產電子書移動閱讀終端前景的難測。盡管國產的閱讀終端已經為數不少,比如以漢王為代表的各種電子書,還有一些出版機構,如中國出版集團也推出了自己的移動閱讀終端。但這些亞馬遜kindle的同行似乎不大走運,在激烈的競爭,特別是在蘋果的沖擊下處境艱難,漢王的電子書價格出現了雪崩。企圖建設網上共享平臺的谷歌圖書館和百度文庫,又使得一批作家和出版社書商憤而聲討。究其源,參與電子書市場競爭的中國商家,都沒有形成亞馬遜那樣集“終端-內容-平臺”于一體的模式,沒有建立起良性的分配方案。正如柳斌杰在鳳凰衛視專訪中說的:“單獨的一個出版商,或者是個頻道商,一個渠道商,自己想自成體系地搞一套,都會失敗的,所以將來的贏家就是三方融合的好的這種新的公司,它會是這個大贏家。”這個大贏家會是誰?蘋果和亞馬遜在數字圖書領域的成功啟示人們,數字圖書的利潤分配模式,應該是以作者為重的,按這種原則才能建立起健康的產業生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PARTNERS合作伙伴 +

          華為

          英聚恒

          富士康

          安利

          英聚恒

         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